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虐的终结4 请叫我错字攻

 我起身时, 那个男子却消失了。 留下的是淡淡的花香。 恍惚间, 我脸上却一热。 此刻的我想必是衣衫凌乱吧。


         提着碍事的裙装, 我向着心中熟知的方向走去。 不知何处而来的花瓣, 带着还未散去的冷意脆落一地。 “方郎...” 我嘴里已经开始呼唤着, 那个令我日日着迷的名字。


         只是, 何时开始,这长安城下起了这雨呢? 宛若脱落的珠帘, 颗颗饱满, 低落于地上, 发出声响, 好比佩环击撞而发出的清脆声响。


         雨滴顺着头发留在脸上, 衣服也已经被打湿了, 我是如此的狼狈。 依然走着,知道看到门前那熟悉的桃花树时, 我知道自己到了。


         那树是我同方郎一同所种下的, 粉色却有些杂的花瓣放肆飘去, 似对这里无丝毫留恋, 一霎间, 我心里有些慌乱。 为何, 那花却让我觉得方郎要离我而去...


         我急忙敲着笨重的木门, “开门啊, 方郎, 我是...我是云荟, 有人吗, 求你了,开门啊!” 我带着点哭腔喊着。


         然而在我快要倒下前, 回应我的却是身上被粗棍所打是而有的痛感。 看到了, 那个我思恋的男子, 此刻他算不上俊美的脸有着狰狞。 周身是拿着棍子对着我一乱打的人。


         “方郎, 我爱你啊...” 能感觉到, 我血液在流逝着, 能感觉到眼前有了黑暗, 方郎, 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都没法...没法恨你啊...


           女子的白衣间, 流着刺眼的血, 红色衬着黑色更为突出, 嘴角却带着笑意。 为何, 那笑如此的温暖, 却令人伤心到极点。 “方郎...” 前几日, 那女子还坐在树下, 秀丽的脸蛋还带着些红晕, 嘴里说着的是...“我快嫁给方郎了, 你可得... 好好待我啊...” 随即是女子的笑声, 如此的悠扬, 如此的快乐


          此刻双目紧闭, 血顺着街势流向远处。 “何苦呢, 何苦至此呢...” 花儿落下, 覆盖于女子身上, 从此, 再无云荟, 再无情爱可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