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虐的前提3 请叫我错字攻

三日之后, 雪才停止了肆意的渲染。 地上铺着的厚雪也开始被初生的暖阳点点融化开来。 唯有一地残缺的红梅花瓣回顾着这个冬日的疯狂。


           三日, 对于人们来说是个平凡的三日, 对于花妖来说, 这些天却度日如年。 自从那女子取走了紫花之后, 却未曾再来过这里。


          眼见着冬日过去, 花儿都落了一地, 只到是凄清无比。 他也不知为何, 为何自己会如此的关注着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子, 或许, 是因为那是她嘴里他所不知的一句话和拿到花是让人出乎意料的反应罢。


          闲着无事的他只好出一趟远门。阳光虽是刚起一会儿, 但炙热的温度依旧不减。 本为妖, 又怎受得了这等的光照呢。 出门前, 打着把画着梅花的纸伞走了。


          阳光照在整个长安城里, 那打着纸伞的男子长相却愣是甚于女子, 额头间的印记让男子看着有些艳丽的姿色。


          这城里来来往往的众人不少都是不是用着眼瞄着男子, 男子也未曾停下脚步来, 似未曾听见过那些人的指指点点。


          走着走着, 却在无意中到了一处凉亭, 靠近凉亭的地方有着一条小溪。 水极清冽, 游鱼洗石, 清可见底。


          他缓缓走去, 不如亭里, 缓缓闭上了打着的纸伞。 找了个算是干净的地儿, 坐了下来。 清风徐徐, 带着点热意, 掀起了他的衣袍。 


           还未坐上片刻, 一阵喧闹声, 准确的说是个女子的呼叫声打破了这难得的片刻宁静来着。 他听了听, 觉得这声音似乎就是前几日来店里的女子的声音。 


           他再次撑开了伞, 有些慌忙的从凉亭中出来。 果不其然, 那女子身后跟着几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 手上还拿着银光闪闪的刀器。 即使用着黑布捂住了脸, 脸上的凶恶依稀可见。


           那女子华丽的衣裳都破了几处洞, 束好的青丝都有许些散乱了, 算得上秀丽的脸上此刻满脸惊恐, 嘴里大喊着 救命二字。


           他手指尖发出点隐晦的粉光, 一瞬间, 光芒极快的飞了出去, 对着那黑衣人刺去。 还未等得那人反应, 只觉得肚子一痛, 红色的液体流淌而出, 不明不白的死去。


           女子觉得身后似有些异常看了看, 也只看见了地上的尸体,不免吓了一跳。“你为何被人追杀呢?”花妖忍不住好奇地问着。


           那女子转过头, 一看是他, 心里才松懈下来, 连忙道谢, 并对着他解释这说“我, 本事想用这花来是的方家二少爷和我有一段婚姻, 可谁知被人所利用了呢。。。” 女子说到如此, 却又两眼开始泛着泪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