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一朵花可以开到多久? 是一生还是一瞬? 就在花妖化作人形不久的几日, 门前却有着两个女孩子。两人长得一样。 极为艳丽的姿色, 不由得引人注目。 乌黑的发, 陪着娇小的脸蛋, 有些精致的五官。 有些温婉却不是活力, 只是那眼眸却有点紫光, 一眼便知这两个女子非凡人。


       那看起来更矮小的女子开口说“ 我们听闻这店的老板乃是花幻化而成, 不知您可收留我们几日, 日后必回回报您的...” 说着, 手上的动作已经不再客气了, 伸出手, 那二人手上却是两朵白色的昙花。 花瓣带着点银光, 甚者还有这宛若雪般纯白的颜色。 他知道, 若是某日这花谢了, 这女子二人, 自是...自是面临着消逝。


       终是软下心来, 收留这天真烂漫的二人。  不过花妖告诉那二人。“你们现在修为太小, 若是想要改变凡人的命格, 你们付出的可不是一点小牺牲, 若不是至亲之人, 切勿动用法术...” 他看着那二人, 忍不住说到。 那时, 那个稍显大的女子点了点头, 回他一句“自是不会。” 接着是那嫣然一笑。 只可惜, 事情却不如人意...


        也不知怎的, 花妖听闻那昙花化形而来的女子中,较大的姐姐昙云却要嫁于他人。 即使心中有着万般疑惑却藏于心中。 最后还是去看了看那女子。 华丽的红衣, 沾上了许些胭脂的脸蛋, 显得艳丽可人。 如水的眼眸此刻慢慢温情, 一颗心, 早已陷入情爱之中, 一颗心, 早已给了他人。


         即使坐在那对面无法看到眼前美丽女子的俊美男人此刻也可以感受到女人的内心。 用着一双手, 轻轻捧着那张脸, 对着额头附上一吻, 就这样, 以为可以继续下去了, 就这样, 以为可以一世无忧了...


        尽管男子对着昙云很好, 每日都让她好生歇息, 但是, 免不了有嘴杂的人。 即使走在院子里还是听到说她为钱而来的话语, 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更何况, 她也并非是人, 只是, 不知为何。 她却没有反驳, 即便是内心有些苦涩的意味。


       终是, 想决定什么一般, 她握着拳头, 双眸开始湿润起来。  夜晚来的匆忙, 却还是带着点点繁星, 点缀在黑色的空中, 仿若点点星烛。 “夫君, 你可想看我一面?” 她今日特意叫他出来, 此刻的湖边掀起了涟漪, 甚者有着冷风吹来。

 

       “自是想, 可是我的眼睛...” 男子有些伤神, 那双原本应当灵气的眼睛此刻蒙上了一层雾, 那眼里, 映不出, 映不出她的样子。 “夫君, 来, 你睁眼试试...” 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后, 却是有着滚烫的流泪从那脸上滴下。


        “娘子...” 话语却被睁眼的瞬间所打断。 他看到了, 看到的是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子, 弄着妆容, 精致的五官, 此刻带着点方飞的花瓣, 如此的...如此的美丽。 只是那人的身体确开始化作昙花的花瓣开始向着不知名的地方飘去了。  “我想看到的...只是你啊...” 终是, 那话语说出了, 即便已化作了风声与泪水的滴落声...


        另一边, 看着匣子里已经谢了的花, 花妖有些伤神, 何苦呢, 何苦苦了自己呢...  即便最后遍体鳞伤又会获得什么, 他不知, 却并不是一辈子都无法知道。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