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秦斯 (秦皇x李斯)

  李斯年少时总是常年穿着一袭黑袍,容貌虽然不是俊美至极却也是个儒雅的模样。他轻轻一笑便会露出一口洁白牙齿,皮肤肌色素白,到时有着一种书生的儒雅气质。他那时候为人恃才放旷,偏偏却又足智多谋,天下之大,倒也有不少人欣赏他,但却是很少有人能够耐住他那般的急性子。

  不过,能够正真把他的才华用刀实处的人秦皇-嬴政便是这其中一位。嬴政年少登基,素来稳重、内敛。眉毛略粗,微微向着上挑,他和李斯想必年纪差不了多少,俊美脸蛋常年都为露出过笑意来。也是穿着一袭黑袍,上面用着金丝绣着不少奇异花纹,看起来有些抑郁人心。

  二人初次相遇对方不是在豪华、富丽的宫殿之中,却是在一条普通的小路上。两人同时都正值年少,同样是有着不凡命运的人,一个冷静、一个轻狂。李斯看到眼前男子俊美脸蛋没有丝毫表情时,心中却不知为何总是想要逗逗眼前之人,惹得那人笑笑,说不准那便是一番风情。

  至于嬴政对此是毫无感觉,二人之所以会相遇于此不过是恰好住入同一家店子罢了。不过让他有些刮目相看的是,李斯虽然轻狂,但实则见识远广,饱腹诗书。随口一句话都带着浓浓文学色彩,是个性情有些古怪的才子。思及如此,他便想将李斯收入自己的队伍之下,归自己所用。

  于是,一日夜里,李斯正想着出门透透气时,却被嬴政用着一双有力双手止住了他的行动。他有些懊恼,自己本就是个性情中人,哪里肯任由他人控制,于是借力想要摆脱那人束缚,嬴政到时不以为然只当做李斯有些害臊罢了。

  他微微松下手下力度,用着那略有沙哑的声音说道:“我看你这人足智多谋,但却一直未成大举,不如为我而作战如何?”为了防止那人听不清,他将眼前之人的脸蛋硬生生扳过来对着自己,借着月色只得看见那张脸蛋色泽一如玉盘一般白莹。

  他心中一动不只是何故,而李斯那边看来这人却是如此对人不敬,但考虑到那人确实说的又有几分道理他便也无从反驳只得默默点头以示同意。“不过,你是何人,若你还是个为出头的小子,哪里还需要我帮你不如自生自灭了。”

  李斯被放开后,毫不犹豫的回击嬴政,惹得后者一阵蹙眉,他心里不由暗爽。“我是嬴政,秦国的天子。”语一出,便惊到了李斯,没想到眼前男子本事衣着、气质一看便不是普通的富家公子,可也为料到居然是一代天子。

  他心中暗自诧异,面上却也是恭敬了一些。对着嬴政心中存有害怕的情绪。事后,嬴政带着李斯回到了宫中,此刻他褪去一袭黑衣,换上了明晃晃的黄袍,看着有一种帝王的威气,一张俊美脸蛋紧紧的绷着,全然不是那日里行走在街上的悠然冷清公子了。

  至于李斯,也换上了别的衣物,不过不是他素来爱穿的黑衣,而是一袭白袍,白袍用着淡蓝四线绣着花朵开着的样子,容貌儒雅,有几分贵公子的气质,若不是他笑的一脸轻狂倒还真是不知迷倒多少少女了。

  李斯一上任便是丞相,虽然不少文武大臣都不夫妻,确实被嬴政打压下去,到了最后人人都认可了李斯,李斯虽然心中有着疑惑不知为何以来嬴政便给了自己如此高的官位,但他也没有无聊到去盘问的地步所以也就漠视了一切,做着属于自己的职责。

  每日夜里,李斯总得到嬴政所在宫殿中汇报今日那些文武大臣的所作所为以及呈上来的奏折。今日里也不例外,他还是等到宫中灯火看起来渐暗些,才进入。推开门,嬴政却不似往日正坐在桌边看书,而是正要褪去衣裳不知是否困倦了,眼见如此李斯便想要退出去。

  不料和那是一样,他的双手被那人再次束缚住,腰间部位有着另一只手环住,不怪李斯力气小,而是嬴政自幼练剑因此确实是力大无比,李斯本又有些瘦弱怎会挣脱这等束缚呢。只得乖乖任其所为。嬴政一声不响,手下动作到时为停歇,顺着李斯腰间部位向着下面顺势摸去,惹来那人身躯轻轻一颤。

  李斯不住闭眼,却无法避免那如此炙热的感觉,任由身躯内一腔热火,无力洒出。知道清晨时。他才从那殿中出来。不过几日的太监有些多疑了,嬴政往日里从不在殿中点香,因为香气过浓,而近日要求他点上最浓的香气,这可真是奇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