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正文(四)项明

  项羽年少时,常年读阅兵书,自幼就极为崇尚兵家思想。他童年里不似寻常小孩一般,无事情可干,每日里都得练武。因而是楚国最受看好的下一代霸主。可惜秦国的日益强大在灭了魏国之后很快轮到了楚国。楚国大军内外忧患因而落败,城池沦陷他人之手,最后项羽在若干人帮助下得以去墨家避难。

  昔日里的辉煌不过几日里变成了往事,似如流水一般有去无回。跟随他的人多则因疾病而死,少则因饥饿而死。能够陪他说上几句话的人少之又少。一日里,他来到墨家时,却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比自己小上两三岁的样子,嫩白的肌肤,黑色的大眼,是个可爱俊俏的男孩子。

  一头栗发,似如松鼠皮毛色泽,在阳光下像是带着淡金色的样子。出于好奇,他忍不住向着那小孩打了个招呼,小孩一听见他的招呼声,黑眼里闪着点点亮光,奔着他这里来。走近了看,这小子脸蛋有着许些婴儿肥一般,煞是可爱,让人忍不住在那白净脸上摸上一把。

  项羽见他相貌可爱,心生喜爱。便先开口问道他:“小子,我叫项羽,你叫什么名?”他本事个不拘一格的人,说起话来也是不容否定的,那少年也不羞涩,拍着 胸脯 ,有些骄傲地回答道:“我叫荆天明,告诉你,我旁边的大叔可是剑圣呢!厉害吧。”

  项羽本对着他身边之人没有多大兴趣的,但他一提及也就看了看,转眼一看,是个穿着白色袍子的俊美青年,一脸冷峻的表情,丝毫不损及其俊美程度,看上去倒是有几分仙人之姿。一看便是个不凡之人,手上拿的是“渊虹。”正是剑谱上排名第一的渊虹剑。

  看了不过一眼,也就失去了兴味,他把视线重回于天明身上,这小子歪着头,双眼带着明显期待的眼神看向他,双手背在身后,一张白脸上有些淡淡的红晕,似是在等待他的赞美之言。他内心不知怎的有些暗自觉得眼前之人有些可爱。

  他伸出多年练剑有些带着茧的手摸摸了那人一头软发,头发触感柔软,带着些他的体温,摸起来像是上好丝绸一般。看着这人比自己矮了半个脑袋的身高,他不由在心里轻笑着。“小子,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哥了,居住了,我是楚国少主,项羽。”

  “狠狠”揉了揉眼前之人那一头软发后,他便在脚下运气了功力,飞快离去,只听得身后人懊恼的声音囔囔着“谁是小子呢!我可是荆天明!喂!”他面上一笑,暗叹这人单纯至极。

  三日后,这二人却找到了不少共同语言,二人在一起是不是为墨家众人添上些乱子,做些恶作剧,即便有些时候过分了都无人谴责,因为这二人给墨家带来了不少生机以及帮助。今日里,他们二人又想出了个新奇的恶作剧法子。

  墨家最著名的便是其机关术。“墨家擅守,儒家擅攻。”自古以来二家思想一直矛盾,即便如此儒家也不敢轻易反驳墨家,墨家机关术中最厉害的属白虎、青龙、朱雀、玄武这四类机关的建造的运用,其中白虎最为凶猛,以老的外貌为基础,用以坚硬材质制作,可轻易击碎巨石,坚硬无比。

  而这件“宝物”一就放在墨家最隐秘的地方了。不知何故,项羽竟从他人嘴里掏出了白虎存放所在之地,他二人一路转转悠悠最后竟是运气极好的找到了此地。这里无人守卫,因此很容易进去了。四块巨石之间所摆放的便是白虎。

  白虎本只能载座两人,他二人刚好一个操纵方向,一个操纵速度。天明居右,项羽居左。项羽足下轻轻一踩,白虎速度极快开始移动,天明甚至还会清醒过来,手下方向杆一时乱晃,最后两人皆从座位上被丢了出去,眼前一黑时,天明只看到了项羽慢慢凑过来的脸蛋。。。

  一眼睁开,天明只觉得腰间有些不适感,有些酸痛感觉。他看见领子有些松垮微微整顿,却看见了脖子上青紫痕迹,他以为那是昨日摔下来是的印子并无在意。不过他出门时,门口之人,项羽的一脸通红让他暗自郁闷了,奇怪了。。。大哥脸这么红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