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颜路x张良 最近看到的cp


自古以来“儒家擅攻,墨家擅守。”儒家、墨家自古不两立。然而诸子百家之中,这两家却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易得罪的。墨家的机关术,儒家的四书五经以及人才所在都是最为重要的。儒家中,弟子众多,且都是文雅儒士。


其中若是代表之人也是多不计数。而在这一时期,自是颜路极其张良。颜路何人,他本是儒家第二高手,与师兄伏念、师弟张良并称齐鲁三杰。从无攀比之心,处世为人淡泊。在众师弟中他算得上是个长者,为人和蔼可亲,深受他人敬爱。


张良则是他的师弟,年纪轻轻长相自是不凡。黑色墨发如丝,长相俊美肌肤白净正所谓:公子颜如玉。昔日里,他二人一旦有何史书上的见解从来都是你一言我一言,悟出些道理来。今日依旧如此。不过不同之处在不往日里天气几乎都是晴空高照,嫩绿树叶都无法遮住阳光肆意的侵略,热意从未压下去过。


而近日,则是下起了绵绵细雨,往日里这城里很少下过雨,即便有也是难的一场。纷纷细雨下落得缓慢,落到地上就留下了一地的清水,张良走在这对水中打着纸伞,伞上的笔墨所画的事物被这雨水有些浸透,本事黑色的梅子成了黑水顺着白色纸伞留下,远看,倒像是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


他眼眸也是深沉的黑色,头发也是亮丽的色泽,一时间那穿着的白袍显得那人似如笔墨下染开的美景,浸透了本是干净的宣纸一样。颜路本事在磨墨中,正听到义无摩擦声抬起头看到的就是自己师弟身上一种不同股女子娇柔美意的另一种秀雅之美。


“师兄,今日淫雨霏霏也正是谈论诗书的好时节这等天气更助于思索,何不一起来谈论一本史书呢。”他晓得灿烂,用着手上有些发黄的书本遮去嘴角含着的笑意,竟像是在对着颜路调侃一般,颜路心生疑惑,只当是师弟有些“调皮”罢了。



“你这话有理,如此,你便坐下我们来谈论一番...”他话语还未说完眼前之人用着修长五指轻轻对着他嘴唇比划着,眼里黑眸带着戏谑。 


“师兄,我突然觉得,在这种天气里谈论诗书太过于无聊,还是做些有意义的事为好...比如...”声音没了下语,颜路觉得眼前一黑便再无其他。


后几日,子明、子羽总是可以看见颜路仅露出的那点脖子间的白嫩肌肤带着红色的印子,说大不算大但也不小,那是什么呢?子明无意中问过子羽,不过子羽确实红着脸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