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留给卫聂二人


传说纵横家的鬼谷子只收徒弟二人,而这二人此生必须要决一死战。而这二人自是卫庄与盖聂 。卫庄因为比盖聂晚些时日收为徒弟,因为他还得唤盖聂一句“师兄。”他一头白发正好到肩处,而盖 聂则是不腰处短上些的黑直墨发。用着白丝系住,卫庄则用着红色头巾免得头发乱散。


这二人或许是天意注定他们水火不容。卫庄一向穿着黑衣,盖聂又洗好白色。二人不管是衣物 还是发色都是相对的,一白一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的孽缘才至此。卫庄十七八岁时,年少轻狂什么事都 充满信心,而盖聂一直是自持冷静。


“师兄,你说等我们下了山离别了师傅,我们打上一架怎么样?”卫庄又一日里将手搭在和他 身高差不多的盖聂肩处,凑在他耳边说道这话,盖聂本对卫庄无一好感,又不喜爱他人过于靠近自己。 当着他的面移动了两步。不知是什么味道,卫庄只觉得眼前人移动时总有股香味,自然不会是女子幽幽 体香,像是...像是盖聂身上因多次采摘才要而留下的淡雅药香。


“师弟,若是要决一死战,日后机会多的是,何必急上那片刻呢?”那张白玉面孔常年不曾露 出笑意来,总是像着天山雪莲一般,高高在上,一脸淡漠似是看破人人间红尘数千一般。就是那种淡漠 惹得卫庄总是想将他所谓的“师兄”狠狠想要蹂躏一番。君子如玉,若是不纯的玉说不定色泽看起来更 为美丽一点,卫庄如此想到。


第二日里,鬼谷子出了一道题为的是勘察二人在面对他人的“生”或与“死”是如何对待 的。那日夕阳美得有些夺目,残阳似血般红艳,一时天边红艳扰人心目,而此刻进入那“虎穴”的二人 出来时身上沾上的就有着那妖艳血花。


卫庄还好,衣服只有一些血液,白发和眉目上也沾染了一些,然而白衣着身的盖聂之衬得 血液鲜红,远看倒像是用着针线绣上去的一般,黑发上还滴下不少血液,温度还未冰冷下来,黏湿在衣 物上狼狈不少。


当鬼谷子看到二人明显身上残留下的血迹时,他也清楚了二人的选择。那就是盖聂一心想 着都救下,却因为如此而都未成功,但卫庄只决定救下其中一个,另一人任由其被老虎厮杀。自生自灭 。虽然知道盖聂天性极善但他也失望不少。转过身对着二人说道:“此局,神者为庄,盖聂原因,我想 你自是知道的。” 


语罢,便背着手走远了,徒留二人在原地。盖聂未开口说话,倒是卫庄靠近他,晓得一脸 灿烂“师兄,看来师傅对我比较中心啊。话说师兄一人都未救到,恐怕很伤心吧。”故意戳中那人的痛 楚,卫庄心里暗自兴奋想看那人争吵时的愤怒。


事实却并未如他所愿,盖聂临走前只是匆忙撇他一眼,平静离开,未做停顿。而这一走, 就是彻底离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