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乌鸡白凤丸orz


正文(一)


白凤年少时,面容净白,五官精致形似女子却又不带半分女子娇柔之气。在同龄一辈里显得有些突出 了。常人眼眸都是棕色,他的眼眸却是带着浅灰,朦朦胧胧总是难以看清眼中本就晦涩不明的情绪。
一头浅灰色短发,精致五官异常显眼。




他这时不过十五六来的岁数,正是少年英姿初现之时。素日里没和别人打什么交道。就连可以亲信之 人也少的可怜。唯一可以说上几句话的只有一人。似是他的师父又似是他师父的墨鸦。如果说白凤那是 总是喜欢穿着白灰色衣物的话,那墨鸦就是与之相称的黑色衣物常常着身。



那人不但衣物为黑色,甚者连着头发、眼眸的色泽都是幽深的暗黑。眼角处画着的鬼魅花纹显得轻 狂邪肆。但凡有人都知道墨鸦是个不拘的浮夸子弟。不过若是接近这人的时日多了就会发现那些说法全 是错误的,他为人狠辣,做事素来严谨。即便显得浮夸也都是便面现象。



今日里,这墨鸦听闻阁里有位女子。是将军的新宠。据说那女子长相倾国,风姿绰绰,端的是冰肌 玉骨,善舞善乐。是个不凡的女子。偏偏墨鸦却缠着白凤一齐去看个究竟。本想着拒绝的白凤却因为来 着的纠缠无奈答应了,今日便是一齐去看那女子的时日了。




“白凤,你看看,那姑娘是不是长得挺不错的啊?”身旁之人靠的过近,口出吐出的暖气不只是不 是故意的,全都贴近在白玉耳旁,呼出来。惹得他一阵轻颤。身旁白衣的男子反应许是引起了黑衣男子 的注意,那人有更进一步贴近身旁之人,甚者伸出手,搂着那细腰。




面容邪肆至极,眼中的黑眸也带着戏谑的含义。“白凤,你那么害怕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忍不住调侃几句的墨鸦看着怀中人紧张的神情有些内心萌动。“并非如此...只是...” “嘘,别再 说了,我都懂...”




后来几日里,弄玉总是应到一些奇怪只言片语。她本在极高的楼阁上怎会出现那些...暧昧的语 言。当然,这也得问问今日里总是难分难舍的黑白二人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