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all夏目 h

all夏目 H

的场x夏目


            的场家的院子里一向冷清至极点。夜色冷清,屋外可隐约闻到许些香气,似如多年珍藏的美酒一般芳香诱人。的确如此,这空气中确实是带着股酒气。而这品酒之人,一个是的场,一个是无奈陪伴的夏目。少年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颜色主为白色,带着些粉色花纹相刻印的宽大衣物。露出里面一些白色的内衣来。隐隐约约只能看见因为身材有些瘦弱而显得诱人的净白锁骨。


           的场和以往一样穿着黑色的衣服,白色的纸符遮去了另一只眼睛的视觉,唯一露出来的眼睛里面,带着许些水雾,因为喝了香醇的烈酒而使得脸颊隐隐泛红。衣物开始有些散乱,微微比夏目肤色暗上一些的胸脯露出。嘴角时不时含着的温柔笑意,若是女孩子看的,变回不住捂着脸,春心大动。


          但是偏偏对面的人是个男孩,一个对着的场狠辣手段有些反感的男孩子。夏目静静等待着的场喝完酒放自己回去睡觉。却没有想到这人一喝便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隐约开始有些不耐烦,金色的眼眸闪烁着抗议的光泽。他看着清楚,却没有放任男孩离去,而是慢慢接着酒劲缓缓向着男孩靠近。一手搂住他的腰肢,另一手将酒坛一甩,发出器具破碎声,就趁着夏目微微一愣时另一手不安分向着男孩衣服领口处摸去。


          手下触觉似如丝绸般滑顺,白嫩肌肤在轻微月色下似如玉盘一般让人不由想要抚摸爱惜。少年的身体很是抗拒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不由微微侧头,想要将身体移动开来,避免肢体的接触。刚要动身,却是被束缚住双手,脑袋被一只手往着来人嘴唇上狠狠附上。一时间,嘴唇中弥漫开来一股药香,不似往日里喝药时那种让人作呕的味道,而是淡淡清香,口齿之间顿觉清爽。


          腰间的肉被人用劲揉下痛意让少年张开紧闭的牙口,“入侵者”的灵活滑入,和少年舌头纠缠一起,唾液被用于交换,少年的清香味道待到入侵者口中,二人的味道彼此沾染,待到少年脸蛋粉红时,才从中脱离,嘴角分开始扯出淡淡银丝,暧昧至极,带着些情色。


         许是觉得这样的亲吻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的场在刚才时,手早就不安分的将少年腰间带子用手解开,里面白色衣衫凌乱,白色肌肤展露无疑,带着刚才缺氧时所致的淡淡粉色,看起来诱人之极,好似新生儿的嫩肉,粉嫩可爱。少年正开着嘴角,双眼迷蒙,还未从刚才激情之中醒过神志来,双腿岔开,不知看起来有些勾人的意思。


         的场内心一笑,眼中红色越发越鲜明,他将少年拥入怀中,褪去身上衣物,瘦弱身躯带着粉色,胸前红果微微吐出,已经有些情动至极了,身上温度格外炙热,几滴汗水顺着胸脯缓缓流下,一直到...到那人双腿之间。他见少年有些羞涩害臊,五指一动,对着少年某处伸去。少年拿出着实小巧,被人用手握住,轻轻上下一动,手指柔软触感让少年和的场都不由一颤,一个是觉得可爱,一个是觉得羞耻却又舒服至极...


        他微微侧目,手下动作由轻柔转变为急速起来。一上一下之间,惹来少年一阵喘息“唔...慢点...”声音略带沙哑,少年不住用修长五指捂住嘴巴,避免发出奇怪声音,却被硬生生止住动作,人他发出诱人声响来。“唔!”突然之间,少年呻吟声变得比之前打上一些,原来竟是一时间忍不住将液体喷洒而出了。白色液体残留在的场手上,他伸出红色舌头将其在少年眼下一一舔去,看起来邪肆至极。


        ”舒服吗,若是舒服了,就该轮到我了吧。“的场笑的一脸温婉,手下却将自己裤子趴下,将身上人背部对着自己正脸,用着身下早已炙热,坚硬的某处狠狠进入。没有前奏,没有经过润滑,丝毫不带着温柔的进入,另少年发出”啊啊“的痛呼声,他心中不知为何更是兴奋起来,身下动作的抽动越发越狠烈,借着少年肠道嫩肉的一次次收缩,他的异物开始次次有所膨胀,顶撞着少年的肠道,里面的嫩肉此刻”贪婪“的吸着如今的东西,死死不肯懈怠。


           身上男人不由一阵低喘,那处的紧密使得结合更为情色起来,时不时发出的啪嗒声,以及某处的似如液体流动的声音让人不觉耳面一红,少年的婉转呻吟,男人的低喘,一切都是如此激烈的进行着...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