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接上【耽美

---------轻叹一声不知这孽缘何日便已根深蒂固,如今只是开出了花时日成熟展露罢了。簌簌衣襟落 枣

 

 花。昨日花开之时,今日繁花已谢,情深深几分,不过是昨日你情我愿,今日各自纷飞。只可惜,这次

 

 他却小看了着份情深之重。


 ----------褪去蔽体衣物,柔白肌肤趁着热意,覆上棉被温暖宽大,似是...似是今日那人的怀抱一般

 让人难以割舍,不忍抹去。


-----------模糊之中,鼾声轻响不知是这夜色已晚,月光残留白霜叫人犯困还是屋内弥漫香薰叫人沉睡

 过去了,他已经进入梦乡,毫无察觉木门轻开之声。


----------门外之人黑发披散,白色宽衣净白面孔,一个俊俏公子。眼中流光暗淡,黑眸几欲沉于黑色

 夜幕,布鞋请走毫无声响亦是打搅不了床上之人的美梦,伸出微有留茧之手。


----------轻抚那人脸孔,轻柔眷恋似是恋人低唤。那人身子一转,柔滑丝被置于肌肤落下,一面黑融

 入夜色,一面白,接着皎皎月光更显诱人。


----------轻轻放下后方粉色帐子,眼中模糊,若有人在便可看到那人轻垂前身,似是向着床上之人额

 头吻去,有默许那是柔暖嘴唇一处,两个影子似是要重合,却又再次分开。那人来的突然走的已造次,

 轻点足尖飞出窗外再无身影。


----------若不是那人额头留下的淡红,便叫人以为是兰柯一梦,梦皆虚假之意了。纠纠缠缠多少人能

 掩盖过去,纸终无法包住火,这孽缘注定无悔期。他们并非是后会有期,无爱可记之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