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接上【耽美

--------莫须欢(四)帘卷西风,人比黄花廋。


       吸一口寒烟,置身于冰天雪地之间,即使身处热地,也让须欢觉得浑身泛着冷意。眼前之人温润 

 公子似如良陈美玉。只可惜往日所言“当局者迷”今日他却是当了回这局里的唯一清醒人。


 

       “二弟,这等玩笑开不得。怕是有失体面吧。”手中青花瓷杯紧握于五指之间,彻骨凉意自指端

 传来,五指连心,这心亦是带着冷意。


      

       外面何时落了雨滴也不知,如清笛渐响渐远,如翡翠珠帘轻击之声。落于厚雪之中,顷刻冷意袭 

 人,一如他此刻心境。“大哥,小弟何曾开过甚么笑谈,莫不是小弟这么不值信赖?”那人勾唇一笑,

 白嫩面孔多出点肆意少了点文雅。


       “既然如此,我还身怀重任,怕耽误了重事,就不陪二弟你絮叨了。”放下瓷杯,自如的去了。


  墨发如丝,行走之间,身上淡淡茶香让人似如清烟,和于梅时雨。


         “须欢,须欢,你名为须欢,唤我浮生可不更好?”响过浮生多少年,若唱断的锦瑟丝弦,却

 看花去忆今朝。浮生是否未歇? 这不是正对了你那一生须欢何复欢吗...

------------晨日起身,打开窗户,冰雪已逝。红梅残落一地,遍地艳红,昨夜风雨犹存。滴露巧缀于

 精干树枝。

 

 饱满晶莹,似是“碧潭飘雪”之中泛香茶水沁人心扉,勾人心魂。


----------滴答一声轻坠之声扰乱几人逸静心境,无人可晓,无人愿知晓。冰雪初融,被纯白雪色掩去

 

 色泽的娇花风姿初展,如少女之莹白荟面,如皎皎月光闸处于匣也。


 ----------一只白玉嫩手摘下那花,似是要与其争奇斗艳一番,即便那人无此等意愿,那绰绰风姿也着

 实叫人赏心悦目,微红双颊,朦朦水眸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虽无凛冽梅香或是浓烈郁金香气,这路边野花野草可是也如得了大哥的眼?”耳边温润湿 

 气是耳垂微觉瘙痒,腰间被人从后环住,奈何无可挣脱任由那人抱着,算是享受,即便免不了肌肤之亲。


-----------“二弟,清早莫要胡闹...”只言片语未说完便被柔软之物轻覆。何味,对须欢而言带着股

 茶香,蔓延于嘴里个个角落,对于莫云而言,是杯上好的酒水,酒香醇厚,这酒,这人让他怎舍得放下。


-----------待到须欢着实需渡气之时才缓慢分开,没有暧昧的丝丝线线,两人冷静无比,只是心境似揉

 入石子的清水,掉进去了便无法静止。


-----------“大哥,我希望你考虑考虑...”考虑一下我好吗? 话语再次淹没,呼呼风声掩过所有,那

 人已经离去,手里温度还未冷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