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接上【耽美

-------莫须欢(三)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


    那手愣是被止住了动作,手腕被人勒住,白嫩肌肤上瞬间有了五道印子。手的主人正是莫家二子--

 莫云。虽是老二,却更被世人所认知,同是一身白裘,一个是翩翩少年郎一个却又是温润如玉的公子哥。


   

    一个男生女相一个俊眉朗朗让人好生诧异。少年未曾向着出手相助之人飘去过一眼,但是乌黑的眼

 眸里依旧可以看出点惊讶含义。


    “姑娘还是莫要失了体面的为好。”如玉脸孔带着笑意,声音似那人一样温柔,似沐如春风一般。

 手上力道丝毫不减。


   “公子,奴家可没错做甚么...你” 还未搭上话语,女子所言却被云宠阻止了。女子心中微怒,一双

 杏眼闪着莹莹水光甚是勾人。


    

    虚伪之人眼见这般美色当头,自是出风头。一壮汉当即将手中酒杯衰落于地上,对着莫云撒野,叫

 喊着向那女子道歉。莫云为说上甚么,只是嘴角轻笑似是嘲讽来人不自量力。


   

    眼见那壮汉有意图打起,店主这才出面阻止。“二位酒家,甚么事值得伤情风,看在鄙人面子上,

 

 可否就此作罢?”到不知是那人虚了还是何故,这才停止做事。


    

    那女子早就与云充走了去,自是无意惹事。到时莫云坦荡坐在少年对面一齐品着幽香茶水。二人之

 间无语言交流,气氛略显低沉,最后还是少年打破了局面。


    “你回来了,父亲他们很想你。”声音因受冷而沙哑,没有女子声音的细腻娇柔有着男子独有的坚

 硬刚强。莫云笑笑,没有回应。一双玉手摩擦着杯子。杯身冰凉,上刻青花,条纹自杯底旋绕于本身。


   上刻异花开于纹理之间,冰蓝之色用炫白试做底色,花瓣雕刻得细腻,隐约可见花纹繁复不是新奇不

 显俗媚。


  “大哥,如果说,我回来看你的呢?”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上弄起了有些邪肆的笑意来,风扬起那人墨

 色发丝,欲要遮下那眼里闪过的光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