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接上【耽美

------莫须欢(二)佳人巧笑嫣然, 何不共饮一杯。


     昨日雨露犹存,今日莹莹冰雪巧翘枝头。冰晶透亮,渺渺白光散开于晶体中。从碧蓝阔空缓落,若

 蝴蝶初翻帘绣。满地银霜,行人所过之处留下深浅不一印子。 


   

     寒风非不冷也;皑皑白雪非不深也;行人非不多也。 来去匆匆间,皆对指指点点。谈论之人正是

 那翩翩少年郎。


   

     白裘套于那人身上,乌黑青丝衬得犹亮。 眉目间染上许些雪屑,艳艳红唇惨白可怜,破坏了美感。 这人是谁,这人自是“莫须欢”。莫府的嫡子,男生女相却又备受宠溺之人。 喜得有几分男子气概也不讨人厌。


    软雪一踩下,顷刻发出“簌簌”声响,引得行人频频相往。那人只顾向着一处走去,那处不是别地,而是长安城里开了有些时日的“穆玉阁'。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无人不晓此处。门窗皆被阳刻,繁复花纹带着幽幽气息让人心生清爽之意。珠帘点点不过半米长, 似如水露透彻。


    掀开珠帘,殷人皆嘴角含笑,眉眼带笑。

少年进了去,便只身坐下。试用着热流是的嘴唇会些血色。

  气浪自杯底溢出,白雾缭绕略显虚渺。


    只到恍惚中,却瞥见了熟人。青色衣衫,俏丽容颜又带着江南女子婉约。两颊微红,纤纤细手挽住

  不知身旁何人的男子。


     定睛一看,才到那人是将军--云充。冲所周知,云充“性情淑均,畅晓军事。”但人无十全十美,

  亦无人圣能,这人瑕疵在与好色。


   

     此刻佳人在怀一颗心倒是全然顾不上体面二字。看出端倪来的少年不住讥笑发声,换来二人同时怒

  目相视,那女子前次的抱怨还未发泄完此刻更是怒气冲天,扬起五指正待想着那人嘴脸扇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