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

--长虚家里的院子多了一颗桃树,今年春日,徐徐春风轻轻一拂便是流线一地粉嫩。他坐在院子里,不过身边多了个少女。

--说是少女,不如说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妖,她穿的衣服把肩膀处洁白的肌肤露出大片,纤细的脚肢也露出到了膝盖的部位。

--仅仅靠在长虚身上,隐隐快要闻到一股花香直冲鼻腔。是桃花的清香,是少女的体香。

--长虚眼里一片清明,似如面前少女不过是个孩子。”切记,以后在外可不能再像刚才那样了。“

--”那对你呢?可以那样做吗?"她歪着脑袋,全然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黑色的眼睛不停眨着。

--“不可以,无论是谁都不准,你得知道,男女有别。”语罢扯开了那拉着他衣袖的手指。

--“切,你还真是死板啊,难怪女孩子不喜欢你呢,大木头啊!”女孩撅起嘴,身体还是向着他靠近过去。

--伸出手拉住他的手,头微微扬起一个美好的弧线。“那这样,总行了吧,这可是我的底线了!“

--他没说什么,只是握着那温热的手先前走去,来不及回头看看少女喜悦的样子和微红的脸颊。

--长虚觉得,或许有时候这样子也不错。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