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

“你可算是来了。”女人压着嗓子,喉咙之间发出的声音像是某种金属撞击的声音一般,难听的让人有些受不了——

    “恩。”那杯茶被女人端来,杯子里缓缓冒出来的白起几欲扰乱他蒙蒙双眼,淡淡茶香缓缓散发出来。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在白瓷茶杯来回摸索着,愁楚的眉头紧锁——

    “你大可放心,此次我来了,也不会做什么对你不利的事,只不过是想和你谈谈几句罢了。”女人那包着脸蛋的纱巾使得他看不清此刻她脸上的表情,或许是愤怒又或许是嘲讽——

    “长虚,你可知道,那一世里,你是我的劫,而她,却是你的劫……”眼前的视线模糊起来,他感觉右眼一阵刺痛,在他昏迷之际,隐约听到那女人的声音——

    “这一世,海枯石烂都不会为你而爱了。”“叮叮!”一阵刺耳的闹钟铃声的响起打破了长虚的那一场梦境——

    支离破碎,却又历历在目,连他都觉得自己仿若就是梦中那个俊美如斯的男子,仿若冷冰,终年不化——

    窗外太阳正好,他捂着刺痛的右眼,呆呆的坐在床上,脑海中全是那个神秘的女人。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