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字攻

请叫我作死

这些是我觉得最没节操的了,求第一个名字!

虐的终结4 请叫我错字攻

 我起身时, 那个男子却消失了。 留下的是淡淡的花香。 恍惚间, 我脸上却一热。 此刻的我想必是衣衫凌乱吧。


         提着碍事的裙装, 我向着心中熟知的方向走去。 不知何处而来的花瓣, 带着还未散去的冷意脆落一地。 “方郎...” 我嘴里已经开始呼唤着, 那个令我日日着迷的名字。


         只是, 何时开始,这长安城下起了这雨呢? 宛若脱落的珠帘, 颗颗饱满, 低落于地上, 发出声响, 好比佩环击撞而发出的清脆声响。


         雨滴顺着头发留在脸上, 衣服也已经被打湿了, 我是如此的狼狈。 依然走着,知道看到门前那熟悉的桃花树时, 我知道自己到了。


         那树是我同方郎一同所种下的, 粉色却有些杂的花瓣放肆飘去, 似对这里无丝毫留恋, 一霎间, 我心里有些慌乱。 为何, 那花却让我觉得方郎要离我而去...


         我急忙敲着笨重的木门, “开门啊, 方郎, 我是...我是云荟, 有人吗, 求你了,开门啊!” 我带着点哭腔喊着。


         然而在我快要倒下前, 回应我的却是身上被粗棍所打是而有的痛感。 看到了, 那个我思恋的男子, 此刻他算不上俊美的脸有着狰狞。 周身是拿着棍子对着我一乱打的人。


         “方郎, 我爱你啊...” 能感觉到, 我血液在流逝着, 能感觉到眼前有了黑暗, 方郎, 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都没法...没法恨你啊...


           女子的白衣间, 流着刺眼的血, 红色衬着黑色更为突出, 嘴角却带着笑意。 为何, 那笑如此的温暖, 却令人伤心到极点。 “方郎...” 前几日, 那女子还坐在树下, 秀丽的脸蛋还带着些红晕, 嘴里说着的是...“我快嫁给方郎了, 你可得... 好好待我啊...” 随即是女子的笑声, 如此的悠扬, 如此的快乐


          此刻双目紧闭, 血顺着街势流向远处。 “何苦呢, 何苦至此呢...” 花儿落下, 覆盖于女子身上, 从此, 再无云荟, 再无情爱可言...


虐的前提3 请叫我错字攻

三日之后, 雪才停止了肆意的渲染。 地上铺着的厚雪也开始被初生的暖阳点点融化开来。 唯有一地残缺的红梅花瓣回顾着这个冬日的疯狂。


           三日, 对于人们来说是个平凡的三日, 对于花妖来说, 这些天却度日如年。 自从那女子取走了紫花之后, 却未曾再来过这里。


          眼见着冬日过去, 花儿都落了一地, 只到是凄清无比。 他也不知为何, 为何自己会如此的关注着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子, 或许, 是因为那是她嘴里他所不知的一句话和拿到花是让人出乎意料的反应罢。


          闲着无事的他只好出一趟远门。阳光虽是刚起一会儿, 但炙热的温度依旧不减。 本为妖, 又怎受得了这等的光照呢。 出门前, 打着把画着梅花的纸伞走了。


          阳光照在整个长安城里, 那打着纸伞的男子长相却愣是甚于女子, 额头间的印记让男子看着有些艳丽的姿色。


          这城里来来往往的众人不少都是不是用着眼瞄着男子, 男子也未曾停下脚步来, 似未曾听见过那些人的指指点点。


          走着走着, 却在无意中到了一处凉亭, 靠近凉亭的地方有着一条小溪。 水极清冽, 游鱼洗石, 清可见底。


          他缓缓走去, 不如亭里, 缓缓闭上了打着的纸伞。 找了个算是干净的地儿, 坐了下来。 清风徐徐, 带着点热意, 掀起了他的衣袍。 


           还未坐上片刻, 一阵喧闹声, 准确的说是个女子的呼叫声打破了这难得的片刻宁静来着。 他听了听, 觉得这声音似乎就是前几日来店里的女子的声音。 


           他再次撑开了伞, 有些慌忙的从凉亭中出来。 果不其然, 那女子身后跟着几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 手上还拿着银光闪闪的刀器。 即使用着黑布捂住了脸, 脸上的凶恶依稀可见。


           那女子华丽的衣裳都破了几处洞, 束好的青丝都有许些散乱了, 算得上秀丽的脸上此刻满脸惊恐, 嘴里大喊着 救命二字。


           他手指尖发出点隐晦的粉光, 一瞬间, 光芒极快的飞了出去, 对着那黑衣人刺去。 还未等得那人反应, 只觉得肚子一痛, 红色的液体流淌而出, 不明不白的死去。


           女子觉得身后似有些异常看了看, 也只看见了地上的尸体,不免吓了一跳。“你为何被人追杀呢?”花妖忍不住好奇地问着。


           那女子转过头, 一看是他, 心里才松懈下来, 连忙道谢, 并对着他解释这说“我, 本事想用这花来是的方家二少爷和我有一段婚姻, 可谁知被人所利用了呢。。。” 女子说到如此, 却又两眼开始泛着泪花... 


虐的前提2 请叫我错字攻

即便是化作了人形, 花妖依旧却不能明了许多事, 它化为人形, 本就无情无心,又何来情字可谈。 或许这个花妖可能此生此世懂不会懂得罢。 


         或许是它运气好些, 有个仙人指点他让他开上一家花店, 并给予他了数多花。 这些花, 不是用于欣赏的普通花朵, 这花儿呈紫色, 花瓣纤细而又脆弱, 还有些想着花蕊卷着。


         那人说,这花可让人心生爱意, 也可让人心生幻觉。 倘若恰到用处, 便可使得用情人终成眷属, 若是使用不当, 这可就成了棒打鸳鸯。


         花妖向着仙人道了几句客气的话, 也就收下这花, 照做去了。 这店里, 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坛子, 装上了许些梅花的花瓣, 里面还弄了些清水, 使着那花瓣浮起来, 浸久了, 这花瓣也变得柔润起来, 惹着这无色的水都有些泛红。


         他坐在门沿外, 这几日, 大雪依然下着, 那雪随着清风一吹便落在在他细长的睫毛上, 黑色上面带着点有些融化的雪渣, 看起来好比宣纸上大了点墨一般。


         他本事妖, 不畏惧于寒冷, 身上只穿着件白色的衣袍 , 黑色的发丝用着丝带扎住。 披在那白衣上, 白色的衣服上黑色的发丝像是花一般开着。 他就在那里, 静静等待着他人的到来。 此刻的花妖,嫣然成了美景中必不可失的一点衬托了。


         还好,这美景并流逝去。 穿着狐白裘, 头上还带着不少的饰品, 想必是个管人家的小姐。 那女子满脸通红, 不只是冻的还是被花妖的美所惊艳到的。

         

         她小心翼翼来到花妖身前, 探寻地问着“你可是那有着能让人心生爱意的花的主人吗? 我可以买吗?”  花妖闭着的眼睛缓慢睁开, 看了看那女子。 迟疑了片刻才说道“好, 你跟我来吧。” 


         语罢, 不等女子回应, 匆匆起身向着屋里走去。 女子满心疑惑, 明明是寒冷的冬日,眼前的男子却只穿着一件淡薄的白色衣物, 真是让人心生抑郁。


         女子还是跟着进去了。 屋里面几乎没有太过多的装饰, 看着倒是普通, 这是这里面奇异的花香倒是惹着女子有些好奇, 这花香即便是浓郁了些, 却又让人觉得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舒服。


        终于, 女子跟着花妖来到了一处有些缺少光亮的储物室, 这里面有着不少紫色的异花, 不只是何,名, 花身还带着点紫色的光辉。 花妖伸出手, 将紫花放置于手上。 对着那好奇着四处张望的女子说着“这花,就是你要的了, 你不必给我金银财宝, 你用了这花之后, 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你可愿意吗?” 女子看着那拿着花的细长手指, 愣了愣, 随机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无论什么代价, 都可以...” 女子笑着, 眼眸却有些湿润, 嘴角明明挂着笑意, 却让花妖看着有些不舒服, 那笑,像是在哭, 却又比哭还来得难看。 


          “谢谢你, 这朵花, 正是我所需要的...” 那女子走出门是, 对着他回了这样一句话来着。 尽管, 他不知道为何那花如此重要, 但依稀觉得,心里至少不同于以前的空荡荡的了。


           冰天雪地里, 那是他们所做的交易, 风中的呼哈还在为他们做着证明, 证明着, 一场悲剧的到来...


虐虐的前提

楔子


          情字, 不过寥寥几笔却引得无数人而折腰。 在岁月的长河中, 谁也说不清是爱是恨。 能看清的也只有局外人了。


          冬日, 看着的红梅的花瓣儿上留着点冰霜, 红配白, 一如水晶一般。 只是这时日匆忙, 大都花儿都开始从艳丽转为凋零。


         朵朵落在地上, 只有点清香还证明着它们存在的许些日子。 冷风一吹, 花儿顷刻被厚雪覆盖, 谁又曾记得它绽放时的艳丽呢?


         最后还能开到尽头的, 只剩下了较为中间的一朵。 花瓣也开始泛着暗红, 被冷风吹着的花, 是不是蜷缩着。 被压迫着, 被破坏着...


         直到, 冰天雪地里出现一点金光, 风也才停止了。 那花也散发出红色的光芒来。 顷刻化作一个男子。 黑色的发丝, 洁白的肌肤。 额头中央还有着一点类似红梅印记。


        这花啊, 过了太多寂寞的日日夜夜, 收到了太多次寒夜的摧残, 凭着自己的毅力修得了人形。 但若想要为仙, 却又得懂得何为情, 何为爱。


        从此, 世间多了一个被众人所猜测的地方---花店。  有人说这店里有着可以让人相爱的花, 有人开这店的人是个姿色艳丽的男子, 种种传说, 却无人真正亲眼见到过...


 一朵花可以开到多久? 是一生还是一瞬? 就在花妖化作人形不久的几日, 门前却有着两个女孩子。两人长得一样。 极为艳丽的姿色, 不由得引人注目。 乌黑的发, 陪着娇小的脸蛋, 有些精致的五官。 有些温婉却不是活力, 只是那眼眸却有点紫光, 一眼便知这两个女子非凡人。


       那看起来更矮小的女子开口说“ 我们听闻这店的老板乃是花幻化而成, 不知您可收留我们几日, 日后必回回报您的...” 说着, 手上的动作已经不再客气了, 伸出手, 那二人手上却是两朵白色的昙花。 花瓣带着点银光, 甚者还有这宛若雪般纯白的颜色。 他知道, 若是某日这花谢了, 这女子二人, 自是...自是面临着消逝。


       终是软下心来, 收留这天真烂漫的二人。  不过花妖告诉那二人。“你们现在修为太小, 若是想要改变凡人的命格, 你们付出的可不是一点小牺牲, 若不是至亲之人, 切勿动用法术...” 他看着那二人, 忍不住说到。 那时, 那个稍显大的女子点了点头, 回他一句“自是不会。” 接着是那嫣然一笑。 只可惜, 事情却不如人意...


        也不知怎的, 花妖听闻那昙花化形而来的女子中,较大的姐姐昙云却要嫁于他人。 即使心中有着万般疑惑却藏于心中。 最后还是去看了看那女子。 华丽的红衣, 沾上了许些胭脂的脸蛋, 显得艳丽可人。 如水的眼眸此刻慢慢温情, 一颗心, 早已陷入情爱之中, 一颗心, 早已给了他人。


         即使坐在那对面无法看到眼前美丽女子的俊美男人此刻也可以感受到女人的内心。 用着一双手, 轻轻捧着那张脸, 对着额头附上一吻, 就这样, 以为可以继续下去了, 就这样, 以为可以一世无忧了...


        尽管男子对着昙云很好, 每日都让她好生歇息, 但是, 免不了有嘴杂的人。 即使走在院子里还是听到说她为钱而来的话语, 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更何况, 她也并非是人, 只是, 不知为何。 她却没有反驳, 即便是内心有些苦涩的意味。


       终是, 想决定什么一般, 她握着拳头, 双眸开始湿润起来。  夜晚来的匆忙, 却还是带着点点繁星, 点缀在黑色的空中, 仿若点点星烛。 “夫君, 你可想看我一面?” 她今日特意叫他出来, 此刻的湖边掀起了涟漪, 甚者有着冷风吹来。

 

       “自是想, 可是我的眼睛...” 男子有些伤神, 那双原本应当灵气的眼睛此刻蒙上了一层雾, 那眼里, 映不出, 映不出她的样子。 “夫君, 来, 你睁眼试试...” 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后, 却是有着滚烫的流泪从那脸上滴下。


        “娘子...” 话语却被睁眼的瞬间所打断。 他看到了, 看到的是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子, 弄着妆容, 精致的五官, 此刻带着点方飞的花瓣, 如此的...如此的美丽。 只是那人的身体确开始化作昙花的花瓣开始向着不知名的地方飘去了。  “我想看到的...只是你啊...” 终是, 那话语说出了, 即便已化作了风声与泪水的滴落声...


        另一边, 看着匣子里已经谢了的花, 花妖有些伤神, 何苦呢, 何苦苦了自己呢...  即便最后遍体鳞伤又会获得什么, 他不知, 却并不是一辈子都无法知道。


all 夏目 H



----------每日的家乡都是风和日丽的, 唯独今天却下起了难得一见的大雨。 雨滴饱满, 仿佛可以看见里面倒射出少年纤细的身影。

这个雨天, 夏目只有无奈的呆在家里面, 等待着还不知道去了何处喝酒的肥猫。 知道听见门口滑稽的猫叫声以及湿漉漉的毛才起身去看。


肥胖的身材因为毛被淋湿腻在身上显得有些猥琐。 奇怪的猫脸上带着点醉酒后的红晕, 胡乱地“喵喵”的叫着。


无奈抱住猫咪却因此而打湿了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衣, 一霎间, 被弄湿的衣服将少年常日不见光的洁白肌肤所暴露出来, 带着点冰凉还带着些湿滑。


怀中的猫咪仿若察觉到那股可以使自己平静的清凉一般, 想着少年浸湿的肌肤蹭起来。或许是因为身上的毛被吸入鼻腔里的原因, 猫咪老师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痒。 ”噗“的一声伴随着白色烟雾的弥漫, 原本的猫咪变成了白色的巨狐(我觉得有点像) 。


白色的额头处有着不知何来的红色符号象征着某种尊贵的身份, 白色的绒毛不在地板上, 巨大的身子很艰难的撑起一面压到身下的瘦弱少年。 


”哇,猫咪老师你干什么啊!你很重的!“ 本就有些郁闷的夏目自是很不耐烦地向着庞然大物吼着。仿若未曾看见那巨狐眼中有些晦涩不明的流光.......

--------------------------
依旧是伴随着烟雾的到来, 不过这次却是变成了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 银色的发, 俊美的脸蛋无需刻意用语言表露, 只不过那双白色的柔软猫耳和尾巴暴露此人的身份。


脸上带着醉酒的红晕, 猫耳有显着有些柔软的样子, 是不是晃动的尾巴, 却莫名戳中了夏目的,萌点, 无意之中朝着那白尾摸索去。


绒绒的毛不扎手, 极其柔顺, 带着点湿漉漉的热意, 却毫不在意那人最有些打开, 发出微笑喘息声, 因为夏目所摸的地方正是对于猫科动物来说不可侵犯的地方, 摸那里也预示着摸着情愫,一种炽热的欲望。


终于无法忍耐了, 少年的双手被另一双手所按住于地上, 胸前的肌肤完全暴露出来, 不带任何的遮掩, 反倒是背后的一些冷意让肌肤带着点粉色, 宛若粉嫩的水蜜桃的颜色。


抚摸着少年衣料下面冰冷的肌肤, 炙热的手掌的摩擦却让肌肤开始变得有些湿气, 有些诱人的色泽。 “猫咪老师, 干什么啊!” 果然听到少年的吼叫声丝毫不温柔, 语气里还带着点害怕和畏惧的颤音, 到是在男人耳里有些类似于某种动物的呜呼声。


毫不犹豫的下手弄开了本就松垮的衣裳, 瘦弱的身躯被展露出来, 此刻的夏目觉得有些羞耻起来, 毕竟被一个男人脱下衣服什么的有些怪异, 还没来得及反驳却被突如其来的吻所打断了气息以及话语。


“唔..." 湿滑的舌尖挑起无防备的口齿, 轻松划入到夏目柔软舌头与之缠绕着, 一个是少年口齿间的薄荷味一个是一股奇异的芳香, 在对方嘴里吞下彼此的唾液, 带着点清香。 


”呼...“ 直到分开的时候, 嘴角扯出的银丝回忆着刚才吻, 丝毫不带杂质的情欲被勾起, 少年的眼眸有些涣散, 显然还未舒缓过来。 


被强制抬起了微圆润的臀部, 被有力的双手高高抬起, 向着某处巨物坐下去, 身体仿若被撕开一般的痛楚, 让眼眸再次回神, 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深处正在被抵达着....

我的的黑历史【锥子脸

--“要天真还是要无邪?”

--“都要!”

中二病什么的很可爱啊...